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高低贵贱的反义词》最新章节。

在地狱之中,确实有雌‘性’的地狱魔物,但作为秉无尽罪孽魔气而生的魔物,其外貌和体型普遍都是怎么凶戾狰狞怎么来,而像莉莉和丝丝这种外表和人类差不多的地狱魔物反而是极度珍稀的异化种,最起码王忠征伐了十几个地狱位面,都没有看见过几个类人型地狱魔物。

对于依旧怀着人类审美观和大概道德观的王忠而言,想到自己要和这些体型犹若小山,造型各种狰狞玄奇的地狱魔物同‘床’共寝,搞那什么天下布种之梦,王忠就觉得好想去死,所以他立刻严厉制止莉,防止她真的将这个荒谬的想法付诸实现,因为这可是有前科的。

“两位大人,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什么可疑人员,因为我也是地狱一员来着。”白墨带着略带讨好的笑容,但眸子却骤然被一抹漆黑完全遮蔽,看上去两颗眸子如雕琢‘精’致的黑水晶一般,一股说不出邪异的黑暗气息在白墨身上绽放出来。

首先表达诧异的却是王忠,因为这邪异的黑暗气息他颇为熟悉,这是地狱领主的气息,那‘交’织着地狱原力认可和万千地狱魔物臣服意志的味道丝毫做不得假,让王忠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白墨绽放出来的这一股气息,竟是这么的……博大‘精’深,浩瀚无边。

虽然只是一缕气息,却无由来让王忠联想起权杖与王冠,无需去联想,仅仅是目睹和感受,都可以明确无误的感受到那主宰众生,统领一切的威严,这种威严,甚至让王忠感到由衷的渺小。

必是统治无边疆土的领主,必是雄踞万魔之上的黑暗之主方能凝聚这种威严,而且在这股威严的背后,透‘露’出来的竟然是清晨和煦阳光一般的纯粹唯纯,能将永夜深沉的黑暗提纯到宛如阳光的地步,作为黑暗之主,这又是何等可怖可畏。

王忠的诧异尚且不算什么,但莉莉和丝丝的反应却甚是古怪,看向白墨的眼神,好像现代人看见太古猛犸象在购物街中悠然散步一般不可思议。

“似是而非的味道,根本不存在但却真实无比的地狱序列,你到底是谁?”

“净化一切罪孽而来的永夜黑暗,这并不是真正的地狱之力,你到底是谁?”

莉莉和丝丝同声而问,不同的话语却同时指向了同一个问题,话语中蕴含了一股疏离,仿佛从遥远天边传达过来的威严,根本容不得白墨的回答有任何一丝狡辩和谎言,这股威严隐藏巧妙,王忠只觉得两‘女’语气格外郑重,但在白墨的感应之中,却像是整个地狱的天穹向他无尽崩塌而来,稍微不对,那必然是粉碎成为宇宙尘埃的命运。

“我乃新地狱驻大西北星域,辖下二十八天星宿天中的神武星系中的神武位面七大地狱君主之一,掌控神武位面中一切红灯区,情/‘色’街的‘色’/‘欲’永夜天主宰。”

前面一连串说明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那句掌控一切红灯区的回答却让莉莉和丝丝愕然了一下,不自觉加了一句:“这是什么情况。”

白墨脸‘色’微微有些羞涩,似乎不好意思出口,但最终在那股如天倾的威严下吐口而出:“这说来话‘挺’长的,最初是地球天庭提出了一个诸界‘精’神文明建设的项目,想让诸界众生善恶分离,善归于善,恶归于恶,以此来提高‘精’神文明建设,而第一个百年规划工程,就是规范整理诸界的情/‘色’行业,整顿之后就将这方面的行业承包给作为多元宇宙万恶之源的地狱来做,而我,就是地狱挑选出来负责这项配合天庭‘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人。”

两‘女’闻言之后还没反应,王忠却已经愕然的问道:“兄弟你搞错了吧,天庭什么时候推行过什么诸界‘精’神文明建设项目,神武界现在杀尸大业正在如火如荼的时候,什么时候开始响应天庭号召整理整顿那个行业,你不会没有睡醒吧。”

白墨嘴角‘抽’动了一下,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摸’样:“我也希望我是没有睡醒,但等到神武界破灭幽冥界之后,魔庭就会掀起讨伐神武天庭的十年天魔内战,等这场内战打完后没过几年,神武界第三次西游就会开启,释永信那老秃驴就会从五指山监狱出来再战风云,等到第三次西游完成,一切荣光归于天庭之后,那就是天庭开始集体‘抽’风,大搞‘精’神文明建设的时候了。”

“你所说的那些,似乎……和我所知的对不上啊。”

“咦,认识那么久我没告诉你吗?我可是来自于未来的穿越者啊。”

王忠的神情表明了一个意思,那

就是他压根就不信,莉莉和丝丝也是一副我不信的‘摸’样,但莉莉眸子一转,直接探出柔荑,向白墨头颅抓去:“你所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所以我决定直接询问你的灵魂。”

面对莉莉那缠绕了无尽地狱魔力的柔荑,白墨却丝毫不反抗,只是嘟囔了一句怎么还是来这一招,片刻之后,莉莉神情无比复杂的收回了柔荑,良久之后,才以一副纠结的语气自语道:“未来的地狱,怎么会进化成这种地步的?”

不知道莉莉在白墨的灵魂中窥探到了什么,以致纠结成这幅‘摸’样,而后丝丝也不甘落后,直接窥探白墨的灵魂,片刻之后也是一副百感‘交’集的‘摸’样,不过随之转为淡淡的愉悦:“这样的地狱,不是也很有趣是吗,在‘混’沌之中前行,在‘混’沌之中进化,最后在‘混’沌之中毁灭与新生。”

被两‘女’接连窥探灵魂,白墨一时间处于神魂震‘荡’的茫然之境,听到丝丝的话语,本能就回了一句:“新地狱有趣吗?怎么我不觉得。”

丝丝闻言后娇笑不断:“怎么不有趣,如果不是新地狱的存在,能有你的脱颖而出吗?在刚才的窥探中,我发现烙印在你灵魂最深处的记忆,莫过于你堕入地狱的那一刻。”

莉莉似乎也回想起这一幕,咯咯娇笑了一阵,然后摆了个负手而立的姿势,刻意用一股充满威严与邪异的嗓音模仿道:

“少年,前两天时空管理局的客服热线打电话给你,‘抽’样随机调查地球文明的幸福指数,就是你这家伙抱怨生活犹如一滩死水一般,觉得这个世界快要让你腐烂了是吗?结果就因为你的缘故,拖了整个地球文明的幸福指数五十个百分点,这姑且不提,在我开创的绚烂世间之中,居然还有你这般梦想已死的存在,这简直是对我塑造诸界工作最大的蔑视,为了让你重新燃起梦想,我决定托付一项重任给你……”

莉莉的模仿秀刚刚到了一般,便见到白墨抱头悲泣着:“啊啊啊啊……别提了,千万不要让我回想起这一幕。”

作为地狱魔物的莉莉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含笑继续表演出当初烙印在白墨灵魂深处的那一幕:

“现在在神武界中,天庭开始推行‘精’神文明建设,第一期工程雷霆扫黄行动正在如火如荼展开之中,这个时候,无数无处可去的嫖客正在悲惨哀嚎着,无数失足‘妇’‘女’正在流离失所,此乃万民悲泣的大劫,而每当天地大劫兴起的时候,必有应运而生的命运之子,我主宰天人大道,乃万物至高之主,所言所行便是天意命运,所以决定就是你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那个肩负起引领嫖客和失足‘妇’‘女’的启明星与救世主,少年!勇敢的前行吧,为了大保健大业而奋勇争斗吧,愿千百年后众生传颂着你的名……人间大炮一级发‘射’,走起!!!”

烙印在白墨灵魂深处的这一幕再度经由莉莉之后演绎出来之后,白墨恍如燃尽成灰一般,一动不动的摊在地上,片刻之后猛然狂锤地面,悲泣道:“‘混’帐啊,我可一点也不希望什么千古之后众生传颂什么大保健魔王,嫖客救星,失足‘妇’‘女’启明星一类的名字啊。”

白墨的遭遇不得不说,那真叫做一个痛入心扉的笑话,但看着莉莉那活灵活现的演绎,一个念头陡然浮现在王忠的脑海之中,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个,莉莉你所模仿的那人,怎么那么像时空管理局的大自在永恒天魔呢?”

“嗯,就是那个家伙。”

王忠心头陡然咯噔了一下,前有李伟,中有释永信,后还有白墨这般人物,纷纷在至高天魔‘交’托的任务下无止境的冲向前所未有的怪诞人生轨迹,而眼下已经接下天魔‘交’托重要任务的自己,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摸’样?

“在天魔的肯定之下,你的伟业功盖万古,千百年后,众生传颂着你的名字……史上最强的杀猪佬王忠!你现在的想法是不是朝这个方向发展。-”

“你扯什么鬼!”

正处于不妙遐想中的王忠,被白墨在耳边悄声呢喃的一句话吓得大喊了一声,天可见怜,王忠在那一瞬间真的遥想了一番自己成为杀猪佬的‘摸’样,这实在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幻想。

白墨拍了拍王忠的肩膀,一副你不用狡辩了,因为我也经常这样想的表情,而后看向两‘女’,颇为恭谨的说道:“现在我的身份也已经验证过了,两位大人可以不把我当可疑人员了吧。”

王忠觉得有些奇怪,白墨对莉莉和丝丝的态度显得颇为古怪,一副毕恭毕敬的‘摸’样,而两‘女’也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摸’样,但这点疑‘惑’王忠没有宣之于口,而是打算稍微再询问白墨。

莉莉和丝丝对视一眼,平时不对盘的两‘女’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极其有默契,眼眸对视之间,仿佛已经沟通了无数次一般,然后看着白墨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白墨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好像放下了什么重负一般。

而莉莉似乎还有些不放心,语气森冷的提醒道:“你在我们眼前晃来‘荡’去这点可以姑且不管,但如果你试图灌输一些不该有的东西给我们敬爱的大人的话,就别怪我们下手无情了,就算你背后有那个家伙的撑腰也一样。”

白墨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依旧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摸’样:“两位大人,你们请放心,我只是让王忠明白他应该知道的事情而已,只有知道了这些,他才可以真正成为一个足以与你们比肩的男子汉。”

而丝丝则是颇有期待的‘摸’样:“让王忠成为一个足以个我们比肩的男子汉吗,呵呵了,我倒是颇为期待早点看见一幕,如果你做得到的话,就尽管去做,王忠那羸弱的骨头,我已经有些吃腻了呢。”

看着丝丝那媚眼如丝,却充满野‘性’和狰狞并存的食‘欲’的眸子,王忠本能的觉得浑身寒冷不已,有一个爱你爱到想吃了你的爱慕者存在,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一如来时的随意,两‘女’走的也很潇洒,直接当寝宫之主王忠于无物,掀开密道施施然离去,王忠觉得相当无奈,他一直觉得这两‘女’太没下属的自觉了,居然把上司的寝室当zuo爱来就来的游乐场吗?

“终于走了。”良久之后,白墨长舒一口气,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一副冷汗淋漓的‘摸’样,王忠从寝宫角落一个白骨堆砌的柜子中拿出一个瓶子,倒了一杯猩红如血的液体给白墨。

一口干光,白墨又再度长叹一声:“好久没喝到魔血酒,虽然魔气浓度和纯度都不是很够,但在这个时代,也足以回味了。”

“这原来叫魔血酒吗,我之前就叫魔酒而已。

这种如血液体,是王忠成为地狱领主之后麾下魔物进贡而来的贡品,具体来自哪里王忠也不知道,魔血酒中蕴含了相当浓烈的地狱魔气,还有一些说不清的其他灵气因子,对于魔物来说算是难得的大补之物,王忠留在身边,倒不是看重其进补的功效,而是这种液体喝起来口感很像烈酒而已。

白墨以一种颇为怀念的口‘吻’说道:“魔血酒,也被称作地狱领主之证,在多元宇宙之中也算颇为流行的天材地宝,唯有拥有领主坐镇的地狱领土才能出产,是地狱领主与领地,还有万众魔物元气结合在一起,反馈天地时凝结而出的一种‘精’华,越是强横的领主,越是广阔的领土,产出的魔血酒浓度纯度也愈发上乘,但也有一种极限,如果坐镇其中的地狱领主明悟地狱罪孽的真谛,那么魔血酒便会蜕变为孽源之证,那个时候就不能当做饮料喝了,而是当做一种炼制宝具的原材料。”

王忠在这个时间点上,还是无法理解白墨那种忆往昔峥嵘岁月,最终凝结为沧桑感叹的心情,眼神中流‘露’着你丫的少废话,赶紧给我进入正题的眼神。

白墨也不以为意,狠狠抿了一口魔血酒:“那好,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身边这两个‘女’人的身份并不简单,我想你也并不是一丝不察的,但你也无需多介意,能与这两个‘女’人结缘,按照天魔至尊的说法,那是一种注定的必然命运,悠久岁月之后终有尘埃落定的结果,此时反而无需多介怀,如不能反抗那就尽情的享受吧,而天魔至尊送我来到你身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借助我曾经的经验,助你晋升为真正的地狱领主,这是天魔至尊指派给你的任务中必须跨过的一道槛。”

莉莉和丝丝的问题,若说王忠要是一点都不曾怀疑过,那也是假话,但心头复杂情绪的涌动下,王忠却不想多说这个问题,便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个方面:“难道我现在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地狱领主吗?”

王忠诧异莫名,而白墨只是‘露’出淡淡的嗤笑表情:“当然不是,现在你被地狱本源眷顾,行事一帆风顺,但万一有朝一日这份眷顾离你而去,你狗屁都不是,所以说,现在的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地狱领主,仅仅是在地狱本源掌心起舞的傀儡而已,这样的你,是不可能完成天魔至尊的任务的。”

“那么到底要怎么做?”虽然对天魔的人品报以相当的怀疑,但是王忠可从来没有对天魔委托的任务掉以轻心,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所祈愿获得的东西,必然隐藏在这任务的最深处。

“你跟我来。”

出乎王忠意料之外的是,白墨并没有领着他走多远,仅仅是离开了那座占地广阔的失乐园,来到了一片荒芜的红铜沙土旷野上,用脚尖踢着那荒芜的红铜之沙,发出略有些吵杂的沙沙声,白墨的表情相当的庄严。

“若你想要真正成为主宰地狱的领主,有许多方法,但最简单的途径只有一条,那就是亲自询问它。”

顺着白墨的指尖,王忠视线下移,在白墨指尖的尽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荒芜的红铜沙土,疑‘惑’的询问道:“它是谁?”

“如你所见,就是这片大地,这一界地狱之土,你自以为已经彻底征服了的领土。”

白墨所说的话语宛如不切实际的荒诞笑话,但那份庄严之‘色’,却让王忠‘摸’不着头脑。

第一时间更新《高低贵贱的反义词》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快穿系统反派要逆袭

忽而半夏

形容丛林神庙的四字成语

以火为名

您的克星已上线

不会飞的笔

食用油龙头股一览表

猫儿笑

错过你的眼

清如雪

末日吞噬大佬

叛逆的鲁鲁修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