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狗屎运是褒义还是贬义》最新章节。

“其实我也很不耐烦这种间接的战斗了,男人之间,拳头和拳头交锋,铁与血的磨砺,信念锋芒的比拼,这才让人觉得愉悦啊。”

虚幻精神空间内,王忠不再是一副骨头架子的摸样,而是回复那副坚毅的人类摸样,只是眸子血红,看起来有着别样的凶戾,从诸多磨难中走出来,王忠也有他独有的傲骨和气魄,比起那种潜伏在暗处的暗算,他更喜欢这般直面生死锋芒,这是万战余生的兵王之心,而那些姬家村的村民们,此刻也是一副老子看你不爽很久的神情站在那里,一副蠢蠢欲战的摸样。

根本没有一句废话,战斗在见面那一刻就已经展开了,一念动,东极皇天玉阙须弥神尊便突入此间,无穷星斗天兵纷呈而生,汇集成浩瀚军势向前蜂拥而进,王忠也并不惧怕,弹弹手指,无穷黑泥海骤然蜂拥而入,点滴黑泥跃出,幻化成曾经受王忠所统御的地狱魔物,而村民也幻化形态,一并幻做魔物,嚎叫着向前杀去。

兵对兵,将对将,星斗天兵军势对阵黑泥地狱魔物,王忠和东皇太一与东极皇天玉阙须弥神尊厮杀在一起,军势不落下风,但王忠孤身一人正面对撼两大人间帝王,却同样不落下方,刚一交手,东皇太一便感受到了王忠的凶悍,还有那份别样的……强大!

之前在现世交手,除了王忠邪法诡异,魔气性质凶恶之外,并没有多少感受,就算那魔气性质再邪祟又如何,不容万物,刑克天地,但孤身一人之力又如何能够与拥有天地权柄的帝王比肩,但眼下王忠所展现的力量,却已经出乎东皇太一的想象。

举手抬足,都引起这一方诡异魔土的共鸣,每挥一拳,无穷力量自大地,天穹,虚无中降临,地下万众魔物也会分的一丝魔气加持拳上,就算王忠本身力量再怎么渺小,但集腋成裘,滴水成海,卷尘成山,这汇集而来的质与量,都已经强横的乎想象之外,东皇太一甚至觉得,眼前的王忠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是这一方天地的具现化体,举手抬足都是天地人三界倾泻的伟力。

精神空间中,力量只因灵魂而强大,但却并不是无止境想有多强大就能多强大的,唯有能够理解或者具备过的力量才能具现精神空间之中,王忠能够挥洒这力量,东皇太一也并不太惊奇,只当这是王忠曾经拥有过的真正力量,只是受限于天地法则而被削弱了,但就算王忠呈现出来的强大足以让他谨慎,但他还是不太在意,毕竟自己是以两大人间帝王之力围攻之。

战斗瞬间展到毁天灭地的程度,就算是精神空间,也无法承受起三尊人间帝王级的强者互拼,不过最先承受不住的却是王忠,嘴角溢出一抹黑色的鲜血,这是他灵魂开始有所裂痕的征兆,他的力量自然不曾有过这般强横,就算成为红铜沙土魔域之王时也不曾有过。

他所依仗的,其一就是自己的无限异能,意志不灭则威能无限,硬生生将力量催谷到这个境地,毕竟是在精神空间,这异能挥的程度也更为强横,其二就是这涛涛黑泥海,点滴都是无尽罪孽的凝缩,这也是地狱的最初本质,这也是王忠之前冥冥之中感应到的不详之源,屹立其中,自然而然有无尽力量向他流来,王忠唯一顾虑的反而是要节制这股力量,防止这黑泥海连自己都吞没了。

毁灭,沉沦,凋零,无止境的永暗,是罪孽的本质,再这本质之前,就算地狱魔王也只是稍有抵抗之力,而没有完全的豁免权。

渐渐被压制在下风,王忠已然不惧,眼神一闪一闪,散着无量邪光,似在等待着某种……转机!

东皇太一武道智慧卓越,战斗经验丰富,如何看不出王忠的诡异,一股若有若无的不详预感一只袅绕在他的心头,并且不时加强,感于此,他便打算持强攻,但王忠的韧性却出乎意料的强大,任凭东皇太一如何连施辣手,都硬是伤而不死,在精神意识空间中,伤势乃至于死亡都不是问题,只是稍微削弱意志强度而已,所以王忠尚能支撑下去。

渐渐地,东皇太一终于感到哪里不对了,现实中的黑泥海再扩大,如果说黑泥海最初虽然看起来声势雄大,其实真正的量也只是能够填满一个宫殿而已,那么拼斗了这么久,虚空中倒灌下来的黑泥海已经能够淹没一个县城了,随着黑泥海的扩张,那隐隐聚集的凶戾和恐怖感就不断增加。

这片黑泥海突破了周天星斗大阵设下的空间界限,跨过了姬家村,向着周天星斗大阵内的其他地域蔓延而去,那些太一残存门徒被这黑泥海一淹,几乎都是毫无抵抗能力被淹没,再黑泥海中转上几转,再度出来的时候已经化作凶恶魔物,开始随着黑泥潮的扩张而扩散。

“好胆,居然要彻底屠灭我太一门之根基!”东皇太一无穷暴怒,而王忠同时也怒喝一声:“我这不是屠灭,而是度化,不止是他们,你也乖乖沦为我红铜沙土地狱的子民吧,我以红铜沙土地狱之王的名义赦令,地狱之门开启!”

随着王忠的暴喝,一阵刺耳的玻璃碎裂声响起,不是物质上的碎裂之声,而是周天星斗大阵内的空间破碎之声,这声音愈响亮,好像一只巨大的凶兽在狭窄的通道中前行,每向前一步,都要撞碎无数的沙土,受此异象所激,黑泥海的扩张骤然停止,而后诡异的反向收缩起来,在最中心,黑泥海如浪潮一般滂湃涌动,如同触手一般拉扯着什么。

轰然一声巨响,空间破碎,露出漆黑的空洞,一面白骨为框,血肉为架的邪异巨门伫立在天地之间,散着无与伦比的邪威,魔光重重,照耀九天,甚至周天星斗大阵都不能阻挡此光,大阵之外的天穹骤然闪过一抹雷光,似乎在警告着什么。

被天穹雷光警告过后,邪异巨门的邪祟魔威收敛了许多,但随之门缝微开,刹那间天地停滞,只有无量的黑暗气息辐射四方,这气息照耀在黑泥潮上,瞬间激起连绵异变。

而东皇太一也看见了这幅天地变异之景,但他却无法做些什么,因为不论在现实还是在精神空间内,随着黑暗气息的辐射过来,他被一股邪异深邃到无法想象的滂湃力量给定住了,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不仅东皇太一,就连王忠都无法动弹。

透过这邪异深邃的力量遥遥看去,两尊巨大,看不清面目,却依稀可见是姿容绝美的女子幻象伫立在时空彼端。

一个秩序森然,一个狂暴混乱,但都带着毁天灭地一般的深邃邪恶气息。

两尊姿容绝美的幻影,不约而同的举起柔荑,而后轻柔的朝东皇太一点了一点。

姿势很曼妙,宛如情人间娇嗔般的温婉,但东皇太一心头却感受不到任何一点温度,只有冻彻心扉的寒意,因为随着两尊幻影的一点,排山倒海一般的“恶意”蜂拥而来,如江河倾泻,滔滔不绝不可阻挡。

这“恶意”东皇太一并不陌生,周遭点点翻涌的黑泥,便流淌着这般同样的不详意味,稍微接触,便如跗骨之俎般侵蚀进去,但凭借着人间帝王的无上伟力和圆融心境,倒也还能抵挡住,但眼下这倾泻而来的“恶意”,有着同样不详的意境,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质量,却如山一样的高耸,海一样的广阔,星空一样的浩瀚,这“恶意”涛涛聚涌而来,简直如天倾星陨一般可怖可畏。

“这是什么”东皇太一歇斯底里的呐喊着,体魄,真气,灵魂,精神,意志,在这一瞬间,一切可以抵挡那“恶意”的手段都催谷到了巅峰,但那股不详的寒意还是如此轻易的深入心扉,穿入骨髓,而后回荡在心间的,是滂湃无尽的呐喊。

“死吧,悲吧,怨吧,恨吧,痛吧,苦吧,憎吧,恨吧,然后和我们一起沉沦吧沉沦吧沉沦吧沉沦吧沉沦吧沉沦吧沉沦吧”

无数看不清的漆黑人影沉浮在一片漆黑的苦海之中,歇斯底里的尖叫哭喊着,伸着宛如白骨般枯竭的不详之手,死死的缠绕在东皇太一的体魄和灵魂上,抠挖,撕扯,咀嚼,东皇太一奋力挣扎,诸般神功使尽,却震不开那紧紧缠绕的不详黑影。

“这是无法回头的苦海,这是无法超脱的罪孽之海,这是整个世界的阴暗面,千古往昔积存至今,今日降临,当给予一切众生平等的罪与罚任你拥有无边大能,只要一日不能超脱于星河之上,就无法逃脱这份制裁”

无边黑泥沉浮,聚集出王忠的身影,在他背后,深沉的漆黑深渊幻影随生随灭,他凝视着那被无边黑泥拉扯,渐渐沉沦下去的身影,目光中露出一抹怜悯,这场战斗持续至今已经分出胜负,因为这一刻和东皇太一正面战斗的已经不再是他,而是整个地狱。

那个容纳了整个地球的罪孽于一身,诞生无穷无尽的魔物的地狱,在这一刻终于获得了神武界天道的容许,借助王忠的身体越界降临于此,配合着神武界天道意识,叱呵谴责着东皇太一。

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世界的浩瀚,这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但是王忠却觉得并不突兀,他微微侧耳聆听,都仿佛可以听得见自遥远天穹中降临下来的愤怒之语,那是无尽雷霆同声轰鸣的巨响,是整个世界洪流对违逆者的制裁,这一刻,他,代天行罚

“不我绝不认罪,绝不”

跨界而来的地狱本源,将那整整一个世界的罪孽之气毫不留情的倾泻而来,绕开一切现实的阻碍,直指东皇太一的精神意志,被浩瀚不详罪孽淹没而过,东皇太一却凭借着信念死死保持了一抹清明,不甘的狂呼响彻云霄,随后,整个周天星斗大阵明光四射,天穹九幽之气疯狂的吸摄而

来,三百六十五颗星辰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这就是你最后的挣扎吗同归于尽真是个刚烈无比,同时也丑陋无比的落幕啊。”仰望天穹,王忠嗤笑着,而同时,天庭上的莫煌也同时做出这般断言。

“道友,地球地狱本源正在勾连此界的罪孽深渊,你不节制一二吗”作为第二人造之神盖亚的神武界代行者,此世的天庭天帝,倒影在神武天帝眼中的,并不仅仅是滔天黑泥肆虐周天星斗大阵,而在宏观的角度上来看,世界如人体,而地球地狱本源的进驻,如同病毒一般,勾动着世界内本已镇压良久的负面深渊,一旦两项勾连,必将引起不可收拾的化学反应,是以神武天帝的语气颇有些焦急。

“勿慌,自古人道就有一句俗语,叫做堵不如疏,此世天道灵验,将万古长存的罪孽之气吸纳封镇于九渊之下,然后徐徐化解,这本是位面化解罪孽之气的正规途径,但正值位面战争,天灾,各种罪孽层出不穷,以致罪孽之气不受控制的膨胀,长此以往必将进入解无可解,只能彻底爆发的境地,而地狱的进驻和扩展,正好可以化解此局,而且这也是天命大运转移的必须手段,所以我们暂且静观吧。”

口吻虽淡,但莫煌却并没有掉以轻心,他密切关注着周天星斗大阵内发生的一切,而眼下,东皇太一不顾一切将周天星斗大阵催谷到超极限运作状态,这种行为就已经相当迫近莫煌的心理底线,一旦王忠稍有应对不及,莫煌便决定悍然出手,纵然他这一插手,将会导致计划出现偏斜也在所不惜。

周天星斗大阵之内,三百六十五颗闪耀着无尽星辉的本源星辰嗡嗡作响着,能量波动甚至化作实质的涟漪激荡不休,无止境的狂暴能量甚至不经过炼化就跨空灌输下来,尽数汇入东皇太一体内,给予他抗拒地狱侵蚀的最后力量,同时也给与他最后一搏的力量。

漫天黑泥涛涛如潮,席卷过周天星斗大阵内的每一寸空间,而后黑泥潮中袅绕起一丝丝黑暗不详的气息,汇集为烟柱直冲九霄,周天星斗大阵随幻化的空间被这些黑暗烟柱撕裂开来,那宛如宇宙星空一般的大阵本源空间呈现出来。

这是王忠曾以神念遨游过的世界,这一方小小的大阵本源空间中,三百六十五颗星辰至宝散发着无量光辉,光辉刺眼,宛如联想起火山爆发前之后一秒的摸样,而在群星环绕之中,一尊星辰为衣,日月为瞳的巨大神灵屹立在正中心,但眼下这尊巨神的摸样却不太妙,无穷黑气化作毒蛇,锁链攀升在巨神身上,洞穿,腐蚀,啃咬,向那巨大的神体发起不死不休的攻击。

巨神怒吼连连,却无法制止那黑暗气息的蔓延,这尊巨神就是东皇太一烙印在周天星斗大阵中的核心神念烙印,只要有这尊神念在,周天星斗大阵一切威能皆能被东皇太一驱使如意,而姬轩渊骤然被夺舍,也是东皇太一凭借大阵之中的这尊核心烙印降下意念所为,但眼下地狱本源势大,便顺着姬轩渊的身体溯流而上,攻入此大阵核心之地。

一旦核心沦陷,纵然真身赶回来也无济于事,东皇太一心知这一点,所以他死不放弃,竭尽全力的调运着周天星斗大阵的一切能量,聚拢,凝结,升华,裂变,狂暴的能量乱流从实质涟漪化作不受控制的能量辐射,甚至连空间都在这恐怖的能量洪流面前为之颤抖。

周天星斗大阵作为神武界惊采绝艳之辈创造的逆天,本质上来说,就是铸造一个包罗万有自给自足的世界,三百六十五个星辰至宝立下框架,二十四星宿神魔确定法则,东皇太一将周天星斗大阵炼制至今,隐然已经摸到了世界真谛的边界,而眼下,这个隐有雏形的世界将自身一切精华收缩起来,然后准备彻底的爆开。

周天陨灭星爆,这是周天星斗大阵最终的杀手锏,神武界惊采绝艳大智慧之辈上观星空演绎奥妙,以人工手段模拟星系破灭时的最终大破灭威能,到了这一步,东皇太一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最后打算了。

“不惜这些年来耗费的心血,以周天陨灭星爆引燃周天星斗大阵,来做玉石俱焚之搏,气魄好大,取舍也相当果断,但你当我不知道你的盘算吗周天陨灭星爆不仅取星河大破灭之威,也取星河运转,生生不息之意,星爆之后大阵种子不灭,只要稍加孕育便能再度衍生出大阵,等度过此危局之后,正好等真身来取走,日后自可再度实践大计。”

王忠的身影骤然出现在大阵核心之地,一阵图卷袅绕身边,护卫着他不受周天星斗大阵核心之地那狂暴的能量辐射侵害,眺望远方那伟岸巨神,语气嘲弄,东皇太一被说穿心头盘算,本能瞳孔一缩,他也不知道这周天星斗大阵最终的奥秘是如何泄露出去的,但他听见王忠这般语气,便知不妙,但回应的语气却是如此的淡然。

“你知晓又如何你根本无法阻止我,在周天星斗大阵内,我就是主宰一切的至尊之神”

第一时间更新《狗屎运是褒义还是贬义》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水浒豪杰传

风十三郎

妙趣横生和乐趣无穷的区别

留辛

偷偷生了个儿子

安染染

穿到灵异游戏后

花零露

闪婚当道

风起雨至

我养大的妖龙总想攻略我

张小胡的胡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