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无聊的大飞吃烧烤》最新章节。

“不知道。”小蜻蜓抱着拳头,一脸向往。“他看上去好冷——一句话也不多说。他还要了一壶菊花酒诶,喜欢菊花酒的男人……”

梅非的眉角抽得厉害。

红椒招呼好一桌客人,朝她们走来。

“老大,刚刚来了个黑衣男人,样子可凶了。”

“什么凶?是气度!”小蜻蜓极不赞同地睁大了眼。

“凶!”

“是气度!”

“凶!”

“是气度!”

……

梅非沉着脸。“都给我回去干活……”

小蜻蜓和红椒互做了个鬼脸,这才气呼呼地各自回了各自的地方。

梅非站在南雅间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擦推开门笑容满面地进去。

桌上放了一壶菊花酒,黑衣男子坐在一旁,端着酒杯轻抿,悄无声息。

他的面色冷凝,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

其实他的五官相当俊俏,却很少有人会去注意那个。

“这位公子,听说你找我。”

那男子抬眼,朝她冷冷一望,却不言语。

梅非朝他一笑。“小女子梅非。”

男子的眼神一顿。“是你。”

“请问公子——”

“穆澈。”男子放下酒杯,朝她微点了点头。

梅非在他对面坐下,瞟了一眼他身前的酒壶和酒杯。

“不知敝店的菊花酒可合公子的口味?”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端起酒壶,倒满了酒杯,又将酒杯双手捧给他。

穆澈伸手去接,快要接到时,她却忽然手一滑。

酒杯被穆澈眼明手快地接住,竟一滴酒也没有洒。

“真是失礼了。”梅非歉意地笑笑。“穆公子此番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穆澈将酒杯放回桌上,一双冷眸盯着她看,薄唇微抿。

“我是从西蜀来的。”

梅非一愣。“西蜀可是个好地方。”她满脸不解。“不过,这跟公子的目的有关么?”

穆澈的眼神一闪。

“梅姑娘,不必担忧。我身上有西蜀王给我的令牌,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梅非愕然失笑。

“穆公子所言,叫梅非有些莫名其妙。”她摇摇头。“有话不妨直言。”

穆澈的眉头微展,似乎有些惊讶。

“难道梅姑娘真不知我为何而来?或者应该称你为公主殿下。”

梅非张大了嘴,像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穆公子,你要折杀小女子么?小女子平民出身,哪里是什么公-公主?”她拍着胸脯,脸上也浮起薄汗,像是有些为难的样子。“穆公子,我想你大概是找错了人。啧啧,吓死人了。”

穆澈扬眉看着她。“你真的不是?”

梅非拼命地摇头。“穆公子,以后寻人,还是打听清楚得好。不如你将你要寻的人的音容样貌说与我听,或许我能帮得上忙也说不定。”

穆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不必。告辞。”

说完,他便起身,稳步离开了南雅间。

梅非紧紧盯着他的背影,手心已被汗水浸湿。

&&&&&&&&&&&&&&&&&&&&&&&&&&&&&&&&&&&

路人甲日记:

大家好,我是巴巴馒头巴大郎,现在在桃花醉后院的那颗桃树上为您做现场报道。

自从我跟踪报道梅老板和陶老板不可告人之关系一炮而红之后,我深深体会到了成名所带来的喜与悲。正所谓,做名人难,做名男人更难,做名男人之后还得坚守自己卖包子的本行,那是难上加难。

扯远了。

话说今天被我用高清晰狼毫笔记录下梅老板揣了五百两银子进了桃花醉后,直接要求面见陶老板这一事实。有理由相信,五百两银子一定是购买陶老板的某种服务所用。道德沦丧啊沦丧,世风日下啊日下!像我这种有德有品的人已经很少了。

也许我该把巴巴馒头该为有德馒头。

咳咳,话说回来,蹲在树底下这只虎视眈眈盯我半天的大黑狗,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走啊啊啊……

&&&&&&&&&&&&&&&&&&&&&&&&&&&&&&&&&

好险。若不是她在桃花醉曾无意中偷看到那几名冯贼党羽的会面,无意中瞥过一眼那黑衣人的样貌,若不是她刚刚为了确定他的身份而故意叫那酒杯脱手,从他的身手中作出了判断,也许现在她已经将什么也说了出来。

这个穆澈,是冯傲的人。

一年之前,梅泗自知大限将至,让人想办法送了一封密函到西蜀王莫齐的手中,密函中有一个攸关大夏皇室最后血脉的秘密。

因为还不清楚莫齐的立场,梅泗吩咐梅非,不要主动联系西蜀,只要等待他们的反应就好。

而如今梅非等来的,却是冯傲的人。

这意味着什么?

梅非心如擂鼓,浑身衣衫被冷汗湿透。

第一时间更新《无聊的大飞吃烧烤》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妖孽后卫

西瓜尖

第一兵王

百里小咸鱼

网游之独秀一枝

翼飞云霄

王者图谱

逆风沙

打钱,送你去二次元

月云耕

林焕彰的儿童诗代表作

云徽子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