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穿书后我和大佬是天敌》最新章节。

回到自己的卧室,简单洗漱之后,她立刻就爬上大床,将耳塞塞进耳朵,钻进被窝拉起被子蒙住头,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在被窝里捂住耳朵。

窗外,雷雨还在继续,后半夜才渐渐停熄。

裴云轻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房门却被人轻轻推开。

高大的身影走过来,弯下身,轻轻揭开她盖在头上的薄被。

门外透进来几许微光,映着她睡得红扑扑的小脸,唐墨沉抬起大手试试她的额头,感觉掌心里一片清凉,暗松口气。

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捂在耳侧的手掌移开,注意到她塞在耳朵里的耳塞,他皱了皱眉,轻轻地将耳塞拨出来放到枕边。

起身要走,耳朵却捕捉到她低低地喃语。

他弯下身去听了听,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只是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带着淡淡的香甜气息扑在脸上。

昏暗的光线中,女孩子的脸美得动人心魄。

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个吻,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他俯下身来,轻轻吻了吻那对唇瓣。

那唇比他想象的还要柔软,如雨后清晨带着露水的花瓣,无比清甜。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低头吻住她的唇。

那天晚上,裴云轻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好像是在沙漠,身上又干又热,累得晕倒在沙丘上,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舔她的脸,舔她的唇,又去舔她的颈……

她被对方舔得全身酥痒,缩着身子躲闪,对方却如影随形,不给她逃开的机会。

隐约中,还听到一个声音,微微有些低哑,透着几分阴戾和霸道。

“不是说要和我永远在一起……为什么喜欢别的男人……我不许……不许……”

那是小叔的声音!

“小叔?!”

裴云轻惊醒过来,从枕头上坐起身,只看到一片黑漆漆空荡荡的空间,哪里有唐墨沉的影子。

一定是做梦!

连做梦都在幻想他亲你,裴云轻啊裴云轻,你是多喜欢这个男人?

红着脸拉过被子躺回枕头,裴云轻重新闭上眼睛。

第二天,她一觉梦醒的已经是将近中午。

起身拉开窗帘,窗外艳阳高照,碧空如洗,整个世界都被一场大雨润泽得深郁鲜明。

她站在阳光里伸个懒腰,舔舔有些干涩的唇,立刻就感觉到嘴唇上有酒的味道。

周一啦,所以……例行拉票,哈~!~

晚安

酒?!

她没有喝过酒,嘴上怎么会有酒味?

裴云轻再次舔舔嘴唇,微微的苦涩,似乎是酒又不太确定。

毕竟,她对酒没有什么研究。

当、当、当!

房门被人轻轻听响。

“小姐!”管家周伯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中午您还要去榭园吃饭,现在该起床了!”

“我梳洗一上,马上下楼。”

顾不得多想嘴唇上的酒味,裴云轻急步冲进洗手间,捏住牙刷又跑回来,抓起桌上的手机,一边挤牙膏一边拨通赵雅的电话。

“LILY,我是云轻,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

电话那头,LILY笑得爽朗。

“美貌可是女人的利器之一,可以征服天下,也可以杀人于无形,是不是偿到甜头了?说吧,这次你又要什么造型?”

裴云轻对着镜子扬起唇角,“我要去参加一个家庭宴会,有长辈参加,要打扮得乖巧一点。”

被唐墨沉赶出唐宫后,她与唐老爷子只在生日宴会上见过一次,还是被外公押着去的。

当时她还在唐墨沉讴气,奇装异服不说,头发还用彩色发胶喷得像火鸡一样。

宴会上,还故意当着唐墨沉的面儿,叨着烟卷假装抽烟。

两人在宴会上大吵一架,她被唐墨沉赶出酒店,害得众人不欢而散。

回归之后第一次在唐家人面前露面,裴云轻希望能够扭转之前留下的坏印象。

“明白!”

LiLy笑应。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榭园门口。

第一时间更新《穿书后我和大佬是天敌》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不死战皇

四月莲

暴富从摆地摊开始

行走的厄洛斯

恪守妇道

竹姑

一剑九州

山仁自有庙记

云若相依

璟玥

金粉

牧无文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