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符武剑尊》最新章节。

醉道人游戏人间的性格也造就了钟道临一副天不怕地不鸟的倔脾气,日日对着占便宜的醉鬼师傅本就有些压抑,好不容易跑出来一个爱跟自己抬杠的光脑袋慧痴,那还不就像馋猫闻到了腥,色鬼见到了姑娘洗澡一般难耐?

慧痴与钟道临两人,一人可以说是讲究清静无为的道门败类,酒肉荤腥不忌,另一人则百分百是佛门的异类,不拜佛不念经,终日嘻嘻哈哈找乐子,这两人凑到一起自然是臭味相投,从开始的互相诋毁对立的佛道两派,到后来的勾肩搭背相互抬杠,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不但时常拿对方解闷,而且取佛道之长,互通有无,对两人修行也颇有些好处。

像钟道临如今提出绑猴儿的想法,要是别的僧众准保满口“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的点化他了,可慧痴则不管那一套,只要替自己找到了背黑锅的人,他是乐得随钟道临乱折腾。

当下,慧痴说干就干,笑嘻嘻的舞动袍袖,一溜烟的跑到殿后不知什么地方找绳子了,钟道临一看慧痴行动起来了,赶忙吩咐斯影进普光殿,扭头朝风狼大喊道:“小风,快咬着那老白猴儿跟我进来,哈哈!”

说罢,钟道临头也不回的领着身后“唧唧呀呀”一群猴儿蹦蹦跳跳的进了普光大殿。

疾风月狼此时正被一群拎着板儿砖的小猴四处追着砸,堂堂一个狼王因为不准杀生的严训现在已经被砖石砸得满身是灰,精神头显得有些萎靡,只见院墙中银影乱窜,砖石乱飞,正围着红墙内侧四处躲闪满天石块砖瓦的银狼,左右前后则是一群围追堵截的泼猴儿,咭呀乱蹦的穷追不舍。

正被群猴折腾的想上吊的风狼听到钟道临的吩咐,立马精神大振,奔跑中甩银头发出了一声狼嚎,两颗狼头扭转间找到了正在普光殿前铜炉上得意洋洋撒尿的老白猿,狼目顿时凶光闪烁,“哦”的一声厉嚎,杀父仇人般的扑了上去。

意气风发的老白猿这时候刚小解完毕,见到自己的猴子猴孙把钟道临跟风狼追得灰头土脸深感满意,正要发令让孩儿们围堵钟道临逃进去的那个普光殿,愕然见到自己眼前出现了两颗硕大的狼头,正龇着獠牙对自己咧嘴笑。

“咭呀…咭…!”

老猴王吓得歇斯底里的就是一嗓子狂嘶,脚下没注意“噗”的一声闷响摔进了香炉,厚厚的香灰顿时被猴屁股砸得升腾而起,护驾的命令尚未下达完毕就被风狼一口咬中了后脖子,只感到眼睛被香灰迷的一疼,耳旁风声突起,就被香灰呛晕过去了。

风狼好不容易放开了手脚报了仇,那还会跟老白猿客气?就像猫咬耗子似的叼着四肢摊开的老白猿,先是咬着老白猿示威般的用猴脑袋“咚咚咚咚”撞了几下香炉,等确定了老白猿就算不被呛晕也会被撞晕后,才紧跟着银色大尾巴一甩,屁颠屁颠的朝普光殿大门冲了过去。

“咭呀呀…咭咭咭!”

猴王突然被擒,这一下子猴儿们可就急了眼,乱了套,上蹿下跳的从各偏殿的殿顶蹦了下来,手里的石头也不要了,握着的棍子也扔了,都是火烧屁股的蜂拥朝普光殿里蹦,生怕自己的大王给恶狼咬死。

“乒乒乓乓”

蜂拥冲入普光殿的猴子别说是大王老白猿了,连那个银毛狼都见不到,着急上火的猴们才不管你这是和尚寺还是金銮殿,拿起身旁顺手的家伙就开始打砸抢起来,窗户上撕扯窗户纸的,咬一口香炷果供觉得味道不好乱扔的,对着菩萨金身撒尿的,跑到金刚罗汉塑像脑袋上抓虱子的,拿起竹签筒里面的解命签当飞镖的……整个普光殿群猴乱舞,鸡飞狗跳,闹成一团。

可等到最后一只“救驾来迟”的小猴进入了普光殿殿门,随着“吱呀”两声门响,全殿的猴儿眼全傻了,前后两扇朱漆殿门同时关闭了起来,所有的猴儿这才意识到它们全被一锅端了。

殿内的猴先是老猴瞪小猴,公猴瞪母猴的呆了一呆,紧接着“咭呀呀”的一股脑蹦了起来,捶殿门的,拆窗户的,咧着大嘴骂的,摇着尾巴乱窜的,鬼头鬼脑四处找后门的…这会儿猴们也忘记自己是来救猴王的了,明知自己被困的猴儿们开始想怎么突围出去了。

“快…快…拿绳子准备!”

外边一声兴奋的呼叫引起了殿内猴子们的兴趣,两只小猴儿眼睛滴溜溜一转,“咻”的一声甩尾巴蹿上了窗台,透过镂空的窗户看去,就见一个光脑袋的和尚跟一个紫头发的小子正嘀嘀咕咕的冲殿门指指点点,两只小猴儿大眼瞪小眼的彼此看了一眼,也没闹清外边的人在搞什么名堂。

可就在这时候,一直紧封着的殿门突然开了一个缝。

缝隙虽小,却让猴子们兴奋不已,仿佛溺水者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根本不用打招呼,几个大胆的长臂猿呼呼赫赫,一扭一扭得就开始朝门缝那里挤。

比长臂猿更快的则是鬼灵精怪的小猴儿们,仗着自己身小灵活,连蹦带跳的就朝门缝冲了过去,此时也顾不上尊老爱幼的传统,面对生机都是翘着小尾巴嘻嘻哈哈的侧身挤过殿门,打算先逃出去再说,到了外边还不是海阔天空任猴蹦,根本不管现在是不是大难临时各自飞。

小猴们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可刚刚费劲儿的挤出殿门,迎接它们的就是两张贼贼的笑脸加一个绳套,钟道临跟慧痴分工很明确,慧痴负责把那个不知从何处拿来的长绳打节,根据露出来的猴脑袋尺寸分别打成大小不等的松紧绳圈,钟道临则是出来一个猴脑袋就拿着绳圈套上,然后笑眯眯的把绳圈在猴脖子上拉紧,温柔的送到小风的背上,再由小风驮到斯影那边排队站好……

天性喜动的猴子被套上了脖子自然是怒气冲冲,蹦的跳的,龇牙咧嘴乱抓乱挠的,用牙咬绳子的,唧唧呀呀乱作一团,可是一只猴子蹦起来,不但自己脖子会被拉疼,就连身旁两只被拴在一起的猴子也是疼的咭呀乱蹦,被俘虏的猴子先是躁动不止,接着是发生内讧,彼此乱咬乱挠,等明白到还是站着老老实实不动好,才慢慢消停下来,彼此哭着脸往地上一坐,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被有组织的捆上,如此循环数次,俘虏猴儿队伍也越发壮大……

这番一闹也惊动了寺内的众多和尚,做功课的和尚跟扫地小沙弥都跑了出来,都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平常让人敬畏的大师兄笑嘻嘻的捆猴儿,毕竟在这些和尚眼中慧痴佛法高深,做任何事自然都有深意在内,因为都不明白慧痴这么做的因果渊源,一直都没有人敢出来干涉,也就任钟道临跟慧痴抓猴。

一个手持念珠的小和尚还忍不住歪着脑袋问旁边的一位老僧:“师傅,大师伯为什么抓猴子呢?你看那小猴子多痛苦啊?”

说罢,小和尚还伸手朝一只脖子被套,泪眼汪汪的小猴子指了一下。

老僧眉头一皱,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可是怕徒弟小看,只得慈祥的摸摸小和尚的光头道:“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在你看来,你大师伯在抓猴子,在师傅看来,大师兄不过是在点化顽猴,众生皆苦,抓是苦,不抓亦苦,既然是苦,何谓抓与不抓?苦与不苦?”

小和尚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可仍觉得师傅等于什么都没说,疑问道:“为何师傅跟徒儿看到的东西不一样呢?”

老僧此时刚见到一个上下乱蹦的猴子被慧痴狞笑着一腿踹了出去,心头也是吓得一哆嗦,可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笑眯眯的在徒弟面前装出个高深莫测的模样,继续道:“从前有一位施主问和尚,‘和尚吃饭,凡人也吃饭,和尚睡觉,凡人也睡觉,这有什么不同呢?’你猜和尚怎么答?”

小和尚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老僧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那个和尚就说了‘和尚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什么都不想,凡人吃饭不想吃饭,睡觉不想睡觉’这就是和尚跟凡人的不同了,也是为师跟徒儿眼中的不同!”

小和尚仍旧懵懵懂懂,怯生生道:“可…可是师傅,你…你看那些猴子多可怜,咱们是出家人,应该讲究慈悲为怀啊!”

“孽障!”

老僧有些生气,斥责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大千世界,多镜花水月,谁能看破?徒儿修行般若皆是修的菩提心,大师兄行事素来高深莫测,隐含佛法,古有佛祖割肉喂鹰,今有大师兄不计薄名,以非常手段点化顽猴,这是何等公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小和尚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似乎也朦朦胧胧的懂得了些什么,恭敬的对着殿门外正对群猴儿拳打脚踢的慧痴行了一礼,口喧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就这样,钟道临跟慧痴当着一众僧人的面,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就结结实实的用长绳捆上了三百多只猴子,原本活蹦乱跳的泼猴经过钟道临跟慧痴一番拳脚“点化”,如今都是精神萎靡的坐在地上,双手抱头的苦着脸排成一排,在钟道临一声“起”字外加一脚的点化下,先是排头的小猴针扎屁股般的蹦起,紧接着整个猴子队伍波浪般的站了起来。

“走!”

钟道临一声轻喝,见到这群猴老老实实得听令起身,不由大为满意,先与慧痴交换了一个大有深意的眼神,紧接着负手将绳头握紧,昂首挺胸,一摇三摆的朝山门走去,背后牵着的老少三百多只俘虏猴在绳索的压迫下,老老实实的排成一线而行,一行人猴儿浩浩荡荡的离开金顶寺圣地,朝天池峰进发……

此时,金顶寺偏殿之中正有一须发皆白的老僧悄悄收回了目光,刚才外边发生的一切早已尽收眼底,看到一向规规矩矩行事的慧痴居然有此番表现,不由嘴角上翘轻笑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朝门外吩咐道:“慧觉,叫慧痴前来见我!”

之后,有些自言自语道:“既然这孩子回来了,那酒鬼也该到了,该到的到了,该发生的也该发生了……”

七日后,天池峰,竹屋外。

“嗖嗖”的利刃划空声越发尖啸,花圃旁的空地上虚影连闪,碎芒闪烁,正被层层紫光包裹着的钟道临手舞三尺银锋,不住变换身形抵御着对面斯影攻来的剑气,早前的石桌石凳早被两人外溢的剑气割裂,碎成几块,斜倒在地上,花圃中的花草多日未曾被人浇灌,加上猴群隔三差五的来串门,早已生满杂草,如今已经被无形的剑气割裂出道道深痕,碎草满地。

场中的钟道临此时手腕一扭,瞬间抖出来九朵剑花,每一朵剑花在斯影兵刃前炸开的同时,外溢的剑气总能逼其退后一步,九花依次绽放后,钟道临又是三朵剑花同时在斯影那把古怪兵刃的刃尖绽开,随着“啵”的三声拔木塞的闷响,斯影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艳红,又陡然消失。

奇怪的是两人过招至此,两方的兵刃却从头至尾没有碰到过。

“停!”

钟道临轻喝一声,收剑退后,冲斯影皱眉道:“为何不躲开?”

“没什么!”

斯影若无其事的收起兵刃,淡淡道:“小风化成的这把剑能分流出来冷热两股剑气,冷则冰寒,热如火炙,奇怪的是如此两端异气非但不排斥,反而互有补充,道家炼器果然名不虚传!”

“不对!”

钟道临凝重的打量了手中通体银白的宝剑,剑身布满云纹,成狼型,剑柄是两颗狼头包裹着手臂,四颗狼眼仿若镶嵌在剑柄的黑钻,整体看上去仿若一头银狼正在扑食,剑尖儿如狼尾斜挑向上,剑不开刃却寒气外溢,“风狼剑”为剑中藏剑,外剑古朴取守,内剑为飞剑,吹毛断发,锋利异常,取攻,外热内寒,阴阳互补,是钟道临突破了契妖炼器双重境界后,取疾风月狼的内丹冰火双珠做器引,用秘法炼器而成,今天才是首次拿来试招。

钟道临沉吟少许才开口道:“什么时候能够控制住剑气不外溢,收发于心才算小成,而且你不躲不避,又刻意不让兵刃相撞,这怎么能试出此剑的威力,如果剑豁口或是被断,我也不知道会对小风肉身造成什么伤害,一旦对敌不免束手束脚,心存顾虑!”

说罢,钟道临抬手将风狼剑朝地上一插,轻喝道:“小风现形!”

随着钟道临的轻喝出口,在地上插着的风狼剑剑柄之上银芒陡闪,四颗黑钻石般的狼眼之中血光迸射,整把剑迅速扭曲变形,眨眼化作一匹杀气腾腾的银色月狼,可还没把往日的光辉形象树立好,就见到它身子一歪趴在地上咧开大嘴,呼呼喘起气来了。

斯影见到风狼似乎是累得很了,心疼得跑到疾风月狼身旁蹲下,边抚摸着它脑袋上油滑的银毛,边对钟道临埋怨道:“你看小风就算是这样都被累成如此模样了,如果真要是拿它做兵刃,肉神本就是一体,难免被你折磨死!”

钟道临仍是摇头不已,显然有什么想不通,默默走到花圃旁伸手把一块石头扶正,坐到上面苦思不解,只是望着气喘吁吁的风狼发呆。

斯影也发觉了钟道临魂不守舍的模样,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不以为然道:“晶石凡铁都可以铸剑打刀,你道门讲究的又是符咒秘法,少了一把风狼剑你又有何可惜的?”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第一时间更新《符武剑尊》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四川主持人安丽资料

冬含心

跟妈妈学会计

幂糖喵喵

国服大神非要和我处CP

牧灵轩

一幅美丽的家乡简笔画

赢小莫

她眼睛里有星星

魇帝

阡陌成凰

爱做梦的草莓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