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盗天狂医》最新章节。

小太监笑眯眯道:“昨日太后娘娘见到佟主子,着实是喜欢地紧,就想着和佟主子好好说说话。可佟主子身怀有孕,太后娘娘不忍主子太过劳累。太后娘娘说了,等佟主子生下小阿哥后,请福晋再带着佟主子,弘昭阿哥,和小阿哥一起去慈仁宫做客。“

小太监越说,那拉氏的笑脸就越僵。皇太后如此抬举佟佳氏,那不是再打她的脸,外加警告她吗?

她真是急了。她是嫡福晋没错,以后无论谁的儿子做世子,她都是嫡母,也没错。可是,若是世子和她不是一条心,她那个嫡母也许过得,还不如其他女人,更别说,为娘家人做点事情了。

她嫁给四阿哥二十多年,手握后院大权二十多年,平衡牵制,什么样的手段没有用过。可是如今,佟佳氏不仅仅是一方坐大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她是四阿哥最在意的女人!家世背景、容貌子嗣、恩宠手段,以及,四阿哥对她不一样的感情,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她都是一个威胁。

就算她身后有佟家,那又怎么样?她死了,她的儿子可还小呢。只要佟佳氏的孩子在,不怕四阿哥失去佟家的支持。而佟家的其他女子,都没有佟佳氏来的有威胁。

可是,她没有想到,在宫里的那番布局,不仅没有让佟佳氏出事,反而暴露了舒如和紫唐,使得自己招了太后的不满,也给四阿哥带来了大麻烦。

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她不会就这么被打败的。

齐布琛不动声色地瞟了那拉氏一眼,然后继续对着小太监微笑:“太后娘娘看得起我,那是我的荣幸。”

小太监又笑眯眯道:“太后娘娘还说了,佟主子每年为太后娘娘绣佛经的心意,太后娘娘都放在心里呢。太后娘娘的赏赐都到了,佟主子去看看?”

齐布琛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那拉氏:“福晋先请吧。”

那拉氏微笑颔首,率先朝繁景院走去。

繁景院门口,另一个小太监见那拉氏领着人过来,便先朝几人行了礼,然后开始唱单子:“太后娘娘赏佟侧福晋祥云纹白玉如意一对,软罗烟五匹……”

赏赐如流水般送进繁景院,小太监的声音抑扬顿挫地飘进了每个人的耳朵,听得那拉氏恨得心疼。

过了好一会儿,赏赐单子才算是唱完了。那拉氏和齐布琛跪在地上,朝皇宫所在方向磕头谢恩。

小太监办完事,就笑嘻嘻地对那拉氏和齐布琛道:“福晋,佟侧福晋,那奴才就先回去复命了。”

那拉氏笑笑,对身边的嬷嬷道:“安……刘嬷嬷,你去送送公公。”对了,她身边的四个嬷嬷,四个大丫鬟,还有那几个二等丫鬟都被四阿哥调走了,这刘嬷嬷等人,是四阿哥一大早送到她那里的。

“不敢,不敢。”小太监笑容满面地谦虚了两句,就笑呵呵地打千离开了。齐布琛对青茹使了个眼色,青茹便也跟了上去。

眼见着那几个人都走远了,齐布琛转身,笑看着那拉氏,道:“福晋,既然来了妾身的院子,进去坐坐如何?”

那拉氏心里窝着火却不能发,自己那边的事情还没有理清楚,自然是没有心情去齐布琛那里。推脱了两句,她便回到自己的院子去了。

齐布琛也不留她,等她走远后,便扶着和言的手,去了元旭的院子。没过一会儿,青茹便回来了。

齐布琛问道:“如何?”

青茹福了福身,道:“回主子的话,因着那位赵公公是太后娘娘身边伺候的,所以奴婢给那位赵公公塞了两个荷包。刘嬷嬷在一边只当做没看到,送走那位赵公公后,就回了福晋的院子,看样子倒是挺和气的。”

齐布琛皱了皱眉,又问道:“福晋院子里的人全部都被换了?以前伺候的人一个都没有吗?”

青茹道:“回主子的话,的确是这样的。四更天的时候,高总管亲自带着人,将安嬷嬷她们送走了。笑琴、玉棋、墨书、雅画四个大丫鬟,则是昨日晚上由王爷做主订了亲,立刻就被她们老子娘带走了。那些二等丫鬟和三等丫鬟则是被送去了庄子,若是没有恩准,怕是回不来了。现在福晋院子里的人,全是高总管精心挑选的。”

齐布琛若有所思,挥了挥手让青茹下去了。

周嬷嬷在一边紧紧地皱着眉,犹豫了一下,劝道:“主子,这些事儿,还是别当着弘昭阿哥的面说吧。”

齐布琛抱起元旭,笑了笑,道:“嬷嬷,你别看旭哥儿还小,也许听不懂咱们说的事儿。可事实上,咱们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小孩子都能记住。我就是要让他从小就了解内宅后院的事儿,免得以后被自己的女人欺骗。你要知道,女人的战场,丝毫不比男人的惨烈。女人斗起来,石佛都要闭上眼睛。生在皇家,不懂这些,可不行啊。”

周嬷嬷闻言,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到傍晚的时候,四阿哥刚刚从户部回来,就急匆匆地去了齐布琛的院子。齐布琛在自己房里,看他的脸色有些憔悴,大约猜测到是为了那拉氏的那件事,在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

她正想起身帮他脱去外衣,却不防四阿哥突然上前两大步,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齐布琛:拧了拧眉,对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很是不解:“爷,出生么事了吗?”

四阿哥薄唇紧抿,好一会儿才道:“齐布琛,从明儿开始,爷就要留在府里休养了。”

齐布琛心中“咯噔”一跳,轻声问道:“这是为什么?”

四阿哥担心她站的时间长会累着,便扶着她在床边坐下,道:“如今朝堂上局势紧张,爷原本也打算寻一个由头下来的。没想到,因为昨晚那事儿,被皇阿玛发作了一顿。”

好在昨晚,他早早地将舒如和紫唐处理了,又做了别的布局安排,将事情遮掩好,看上去只是福晋与侧福晋争风吃醋罢了。趁着这段时间隐出朝堂也好,一来,若是他事事完美,皇阿玛下一个该忌惮的,就是他了;二来,他不是没有感觉到齐布琛心底对他的疏淡,趁着这段时间,他想好好陪着她,好好地和她在一起。

齐布琛知道四阿哥会找个时间自贬,可没想到那拉氏和她之间的那点事儿,居然成了由头。虽然康熙骂人的时候不会明指着那拉氏,但那拉氏的名声,注定是要毁了一些的。

敬重没了,名声受损,能依仗的人手被调走了。其实,走到这份上的那拉氏,才是最危险的。那拉氏是个能忍的,若是她能趁着这段时间,再刺激一下,然后布一下局,让她安静下来,无法再对她动手还是可以的。

单单防守的话,还是太被动了。

想到这里,齐布琛心中微微一动,双手握上了四阿哥的手,轻声道:“暂时休养一下也好。看爷这段时间忙碌的,妾身好不容易帮爷调养好身体,可别再熬坏了。”

四阿哥面容依旧如刀削斧凿般深刻而刚硬,黑眸说不出的深邃。他反手握住齐布琛,紧了紧握着她的手,并不言语。

没过一会儿,高无庸带着五个小太监,五个嬷嬷进了繁景院,在偏殿等候。

第一时间更新《盗天狂医》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大佬穿书到女尊

夏子诺

凶画

炜十一

天理昭然的意思解释

四慕浅浅

魏小宝的强盗生活

羽馨蓝絮

12328投诉物流有作用吗

尚榆

末世从神宠进化开始

笑容还在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