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赖上极品夫君》最新章节。

那座令人不安的高山消失了,那种令人心悸的不安感觉也不见了,中年人没有察觉到危机,自然就可以放肆一些。

中年人脚下的大地坍塌,按照中年人的计算,大地至少会塌陷出一个百丈的深坑,但是大地刚刚塌陷半尺左右,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大地托了回去。

中年人低头向下看去,他竟然无法看穿地下的情况,中年人朗声笑道:“哪位道友再次修行?艾未行冒昧了。”

大地裂开,艾未行悄无声息地移动到了另一侧。大地裂开之后,一个黑黝黝的地下山颠出现在大地裂缝之中,地下山颠之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被几条锁链穿过身体,连接在黑色山峰之中。

叶白摆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原来是艾前辈,久仰。在下潭静宗叶白。”

艾未行得到了艾娃的心魔信符便立即动身,心魔信符中艾娃把自己的一缕神念烙了上去。那缕神念中艾娃把来到潭静宗之后发生的重大事情全部做了说明,艾娃知道多少秘密,艾未行就知道多少。

几个月前艾娃私自离开毗卢山,艾未行迅速就知道了,他知道女儿的古怪癖好,却无可奈何。艾未行迅速作了一次占卜,发现艾娃此行有大喜事,艾未行这才放心的置之不理。

艾娃损耗神念发出心魔信符,艾未行觉得事关重大,而且艾娃的大喜事快要来了,艾未行立刻匆匆出发,没想到半路上一脚震出了叶白。

不归山沉入地下,叶白炼制出天魔分身,而后又放出了乙木分身,成功地迷惑了艾娃,让艾娃误以为乙木分身就是叶白的本体。

艾未行老谋深算,他觉得事情没有这麽简单,这才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突然下手,想要震塌大地看个究竟,果不其然,叶白的本体依然被困在这里没有离开,也就是说叶白有两个分身,艾娃所见到的全是分身。

艾未行坦然地落在地缝之下,降落在不归山的山顶,艾未行客气地拱手说道:“原来是叶白小友,最近你的名声可谓是如日中天,盖过了无数少年才俊。”

叶白哂道:“这种名声有意思吗?”

艾未行反问道:“没意思吗?”

叶白笑着摇摇头,艾未行盘膝坐在叶白对面,说道:“小女发出心魔信符,老夫便打算做个不速之客拜访潭静宗,能够半路偶遇小友,实在是意外之喜。”

艾未行没有丝毫前辈的架子,如果不了解艾未行的底细,谁也想不到他就是毗卢山之主,渡劫期的魔门老怪。

艾未行不漏痕迹的把自己方才冒昧的举动打了圆场,正常情况下叶白应该就算知道艾未行故意这样做,也要装作理解艾未行。

叶白似笑非笑地问道:“偶遇恐怕不见得,前辈是存心巧遇才对。”

艾未行微微一愣,放声哈哈大笑,叶白的直白让艾未行感觉很痛快,遮遮掩掩的反倒会令他感到不快。

叶白打个响指,老猴子从不远处的地下钻出来,捧着两个明黄色的灵果来到叶白身边,就是老猴子第一次给叶白献果的那种。

老猴子无法在不归山施展地遁,整个不归山是一整块天外陨石,不在五行之中,老猴子只能规规矩矩地遁到不远处,然后步行过来。

艾未行报出自己的名字,乙木分身就知道了老魔头到来,他便命令老猴子送来灵果,时机拿捏得极为精确,小小地震撼了艾未行一次。

叶白把一个灵果丢给艾未行,艾未行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这个灵果他根本没见过。

如果这个灵果真的是无名野果也就罢了,偏偏这个明黄色的果子异香扑鼻,荡漾着浓郁的灵气,绝对是罕见的奇果。

叶白拿起灵果塞进嘴里,同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艾未行倒没怀疑野果被做了手脚,他轻轻摇了一口,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老猴子恭敬地对叶白说道:“弟子回去了。”

叶白大模大样地摆手,老猴子窜到了远处的地上,施展地遁消失,艾未行的神念窥视了老猴子数次,只能判断出老猴子是草木之灵,而无法具体查看出是哪种灵木的元神化身。

难道说这种前所未见的果子就是那个老猴子本体凝结的果实?艾未行把果子吃下去说道:“如果老夫能够每月吃上一枚此果,宁愿把女儿送出去。”

艾未行想说的是每天吃上一枚,话到嘴边变成了每月一枚,但是艾未行真正的意思则是在后面那句话,艾未行相信叶白听得懂。

叶白微笑说道:“那样的话艾娃可不容易嫁出去,这种果子百年开花,百年结果,百年成熟,每次结果只有九枚,合九宫之数。”

三百年只能够结出九枚果实,平均一百年三枚,按照艾未行的要求,艾娃肯定是嫁不出去了。

这种名为玄金实的奇树就是生长在仙菩提树盘的那株小树,玄金实比朱果更罕见,甚至没有几个修道人知道这种神奇的灵果,艾未行同样没听说过。

艾未行听出了叶白的意思,他作出惊奇的样子问道:“小友和小女熟悉?那孩子向来顽劣,可曾有冒犯小友之处?”

叶白越发的警惕,艾未行特地来到这里装作偶然相逢的目的,不会是专门为了推销艾娃吧?

叶白意味深长地说道:“艾娃加入了我大师兄岳天擎执掌的潭静别院,她和我大师兄交情深厚,简直就是一家人,晚辈看着开心,哪里谈得上冒犯?”

艾未行的老脸微红,别人不知道艾娃的底细,艾未行这个老爹心知肚明,叶白这样说简直就是狠狠抽了艾未行一巴掌。

叶白装作毫无察觉的样子,欣然地说道:“我们潭静宗木老峰人丁淡薄,只有四个弟子,彼此之间自然守望相助,感情极为深厚。大师兄是我们几个的兄长,如果大师兄能够得到良配,那才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艾未行不知道叶白心中早已有了怀疑,听到叶白如此情真意切地“祝福”艾娃和岳天擎,艾未行自然怀疑艾娃作出了什麽伤风败俗的事情,很有可能成为了潭静宗的大笑话。

在家里就够丢人现眼的了,现在还把脸丢到了潭静宗,艾未行再也坐不住了,他急匆匆地站起来说道:“小友,老夫几个月没见到小女,心中牵挂,先告辞了。”

艾未行火烧屁股一样飞遁而去,叶白心中的怨气终於得到了一点点缓解。艾娃口无遮拦的嘲弄叶白和大荒山神,那现在就是报应。如果艾未行舍不得教训艾娃,那麽叶白不介意继续煽风点火,一定要让艾娃尝到多嘴的苦头不可。

艾未行有意在叶白面前露一手,他飞出了地缝化作一道乌光,周围的空气剧烈扭动中艾未行冲向了飞龙山,他飞得不见了踪迹,空气才传来轰然炸响。

第一时间更新《赖上极品夫君》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烤鸟蛋小生意利润多少

胭脂煮雨

煮酒

清纯土豆

BUG神瞳

步南征

我真的一点都不浪

易泠袹

祖安鸣人

顾月凝

花中四君子借物喻人的文章

一百二十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