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鬼称骨》最新章节。

暗道不妥的铁穆大喝出声,阻止了手下的行动,发令将这些人唤回本队,自己反而催马朝前迎了过去。

刚才震伤三位蒙古骑兵的人,正是半月前从昆仑山下来的钟道临,他早就发现了这股押送囚犯的队伍,只是没有想到隔的这么远,仍是有人会为了半袋清水来找他的麻烦,见远处那个刀疤大汉止住队伍朝自己迎来,不免止住马头,停步朝前望去。

钟道临见铁穆望着自己肩头的猎鹰,满脸狐疑茫然的样子,暗中一笑,轻啸中抖肩放出了猎鹰,猎鹰留恋的轻鸣一声,这才不舍得从钟道临肩头展翅而起,一高一低的朝铁穆飞去。

伸臂接回猎鹰的铁穆赶紧用头套将这畜牲的脑袋重新套住,小心的放归肩膀,这才一带马缰离钟道临一个箭程外停下,目光灼灼地目视钟道临,用蒙古话喝道:“我乃昔宝赤鹰人百夫曲射铁穆,兀那汉子怎么称呼,朋友从哪里来?”

蒙古人不兴抱拳施礼文绉绉的那套,故一见面就直接喝问来历,不过铁穆眼光独到,并没有像前三人那样直接冲到钟道临身前,那样等于是明显的侮辱跟敌视。

在大草原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两军相会必须在三个箭程外说明来意,单骑相交则要在一个箭程外表露身份,判别敌友,否则进入射程,便是主动的挑衅攻击。

钟道临傲然昂头,同样用蒙古话冷冷道:“我只跟光明磊落的好汉子交朋友,向你们这么无耻的马贼强盗,不配问我的名字!”

蒙古人最重英雄,如果钟道临在这些人明抢之后仍旧温顺的答话,必会被来人看不起,故此也是摆出一副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臭脸,张嘴就骂。

铁穆闻声色变,大怒道:“我铁穆当你是条汉子,你却羞辱于我,蒙古男儿应该有鹰的视野,大草原般广阔的胸襟,铁穆不再当你是朋友。”

钟道临无所谓的一撇嘴,冷然道:“戈壁大漠中抢人食水就是朋友么?”

说着伸手一指那些刚刚奉命后退,正在追杀几个趁乱逃跑囚犯的那些骑士,不屑道:“强抢不成,就想以多为胜,是朋友所为么?”

铁穆被说得黑脸臊红,憋气道:“那些色目人狗崽子不是我蒙古勇士。”

钟道临晒道:“你带的好兵!”

铁穆明显不想纠缠在这个话题上,尽管听出了钟道临话中的不屑,仍只是咕哝一声,便不再反驳,语气却恭敬了少许道:“饿狼吃食了羊羔草鹿,苍狼与白鹿的后代依然繁衍,马刀箭矢的血光中碰出了尸骨,刀剑交叉间却孕育着英雄男儿,我收回刚才的话,希望朋友不要在意。”

钟道临一提缰绳,胯下马咯噔咯噔跑到铁穆身旁,钟道临飒然一笑,冲铁穆诚恳道:“火焰燃着了野草,野草化为了灰烬,清风吹逝了灰烬,灰烬掩盖了时光,来年青草依然生长茁壮,我怎么会记得刚才的敌视,就让清风吹散它吧。”

铁穆赞许的目光中分明带着敬佩的味道,这些天的颓废沮丧,随着钟道临的一番话烟消云散,斗志重新昂扬起来,自己的昨天何尝不是这样的写照呢?忍不住伸出右掌跟钟道临互击了一下,两人顿时敌意全无。

钟道临说明了来意,胡乱设计了一个要去大马士革传道的因由,令铁穆肃然起敬,蒙古人是虔诚的,从信奉喇嘛教到忽必烈封丘处机为国师,赐居白云观长春宫后的道教兴盛,蒙古人对宗教的虔诚绝非战场中显露出的残忍能够想象,铁穆听闻钟道临是要去点化蛮族外邦,自然崇敬不已。

至于他身为蒙古人同样被汉人视作番邦鞑子,此时那当然是可以不考虑的。

铁穆养的猎鹰为何会对钟道临这么亲热,这个原因也被钟道临如此一笔带过,铁穆觉得畜牲亲近佛道自然是应该的,也就深信了这个说法,并对自己养的老鹰能够如此有佛心深感欣慰,至于真实情况是什么,钟道临倒没兴趣跟这个刀疤大汉吐露,毕竟不是面前之人能够懂得的东西。

本来钟道临没想跟这些人一路走,经不住铁穆的挽留,只好答应同路走一段,到了下一个县镇就分道扬镳,在钟道临的妙手施为下,那三个抢水的倒霉鬼总算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伤势也好了七七八八,这样一来这群蒙古莽汉更加觉得眼前这个年轻道士了不起。

一路上虽说物资贫乏,谈不上大吃大喝,可起码对钟道临的照顾还是很明显的。

紧赶慢赶,当这个士气不振的破烂队伍到达喀布尔外围的一个自然村时,已经是第三天的傍晚,仅仅三天的时间,因赶路的原因,不到四百里的路上又死了十七个人。

这些囚犯中有汉人也有色目人,还有中亚一些小国跟罗刹小公国的不少奴隶匠人,在蒙古人的手下命比蝼蚁贱,稍不如意就是打骂摧残,加上饥渴跟乏累,凄凄惨惨的模样令人心酸。

钟道临没有刻意阻止蒙古人对这些战争奴隶的虐待,甚至看到有些熬不住的人自杀也不会去阻止,自古成王败寇,怨不得谁,蒙人的暴虐他日也自有因果。

在尘世间铁与火的大动乱中,他钟道临只是一个看客,一个不掺杂感情的看客。

众生皆为蝼蚁,不论是提着皮鞭的蒙古人,还是皮鞭下呻吟的囚徒,在钟道临的眼中都不过是蝼蚁而已,这些人被命运无形的扯偶般活着,或征服,或被征服,或者为了征服而征服,从不知道自身活着是为了什么。

这些人在六欲轮回中不断打摆,从不曾超脱,汉人怨恨着外族的残暴,蒙人洋溢着征服的骄傲,色目人或许累世经历了太多的杀伐,这些小国中的臣民没有根系汉人族群脉络的文明,没有蒙人的残暴,当璀璨的文明被野蛮瞬间摧毁,这些色目人同样迷茫,麻木。

色目人甚至不如那些在蒙古人手下猪狗般活着的汉人,起码汉人被征服的时候内心还有着不服,还有着汉唐盛世的憧憬,尽管时光匆匆,往日辉煌已经是海市蜃楼,但并不妨碍汉人暗中内心的自豪。

钟道临明白这种自豪同样是种宗教,哪怕是如此的虚无缥缈,哪怕这种骄傲是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

活着的,未必就比死去的幸福。

钟道临越跟这些凡尘中人接触,越是觉得自身渐渐抽离了凡世红尘,汉人陷在中原繁华的梦境中,咬牙切齿的憎恨着破坏他们美梦的蒙古人,困苦贫乏的蒙古人用餐冰卧雪的忍耐,用来去如风的弓矢铁骑杀出了草原,征服了大漠西域,征服了北陆冰河,踏破了中原浮华。

铁马冰河入梦,惊碎了汉唐浮世旧梦,大厦倾覆,社稷不再,亿万臣民从天朝国人,一下子沦入了猪狗不如的畜牲道。

汉唐时征服别人,此时被别人征服,生生死死,碎梦红尘,青山依旧,何以永伤?

凡人跳不出六欲的轮回,世人从欲望贪婪中建立起了无数文明,无数文明又被欲望贪婪瞬间摧毁,平衡的杠杆来回摆动,天平的两端却从来缺少能够永恒的砝码。

钟道临漠然看着身旁的囚徒或凄惨,或麻木的死去,暗叹这或许就是宗教之所以能够占领世人心灵的原因,皆因世人空虚,充满对未知的恐惧与迷茫,宗教这个更为空洞,更不知所云的伪君子,才能趁虚而入。

天竺教,天主教,婆罗门,喇嘛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这些盅惑世人的心灵毒药让钟道临一阵心悸,有多少人就是陷入这里面而渐渐远离了天道。

至静至廉的天道玄机是那么的普通,像水一样的时刻围绕隐藏于自身,如果人人像水那样顺应自然之道,何来那么多的杀戮,迷茫,恐惧,孤独。

说到底,蒙古人也好,色目人汉人也罢,七息俱在,与山川湖泊间的禽兽一样,都是万物生灵,天地孕育出这些生灵,难道就是为了让它们彼此杀戮征服不成?

钟道临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得嘟囔一声:这老天究竟是他妈的什么玩意?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第一时间更新《鬼称骨》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小森林图片 剧照

宁中南

慕先生大牌美妻有点甜

逐作

我爱李白

挺恐怖的

蹩脚英语用英文怎么说

皇甫千羽

茹志鹃静静的产院

糖糖等风

致命嫡女

诱惑的猫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