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pyrasu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第四校区-学校的解剖室》最新章节。

钟道临伸手拨开了额前的乱发,诧异道:“这跟我听不听得出来何人弹奏有什么关系?”

凌浩然没好气的扭头瞪了钟道临一眼道:“你那无赖师傅曾经潜入缥缈宫盗取了吾派‘镇宫七叠’的乐谱,之后老夫曾三上峨眉讨要,那老无赖从来都是一推二六五,死活不认账,《彩云宫阙》正是入门曲之一,从乐章之中便能将抚琴之人的修为猜个八九不离十,你小子说有没有关系?”

“嘿,这…这个嘛…”

钟道临心头一阵大骂,自己的邋遢师傅怎么跑到哪骗到哪,骗不到居然就偷,怪不得从阎罗紫府到昆仑山,任谁见到自己,脸上都是一副小心忌惮的神色,敢情人家怕有师门遗传啊,不自然的扭捏应道:“其…其实,我师傅那也是这些年穷的,小子在峨眉的时候您老人家是不知道,那叫一个惨,吃只苍蝇也得掰条大腿孝敬我师傅啊!”

钟道临说到这里恍然大悟,怪不得人家不让自己闯缥缈宫,估计那些什么私闯禁地的都是场面话,八成还是怕再遭灾啊,自己这个坑蒙拐骗偷的师傅还真不是盖的,这些年究竟糟蹋了多少门派啊,连自己这个徒弟走到哪都被人防贼似的惦记着,这叫什么事啊。

在钟道临正感叹一世英名尽丧于此的时候,凌浩然拍了拍身前的鹤脑袋乐道:“别替你师傅申冤了,缥缈宫的乐谱只有合奏才能完全发挥出威力,那老光棍偷得到乐谱偷不着媳妇,呵呵,我就不信他能有什么大用,倒是你小子眉清目秀的,趁早脱离你那个乱七八糟的师门还俗才是正道。”

“呵。”

钟道临不置可否的笑笑,叹气道:“上贼船容易下船难喽,我那师傅您老又不是不知道,睚眦必报啊,晚辈要是真的叛出师门,我就是沙漠,师傅也能给我整出彩虹来…对了,您老人家刚才吹的笛子莫非就是跟紫霞仙子合奏练功?”

“练功谈不上!”

凌浩然摇了摇头,又微微点头道:“眼耳口鼻身意,六识贯穿,息息相关,以神入意,以意入音,以音入耳穿体,直破元神,这是跨过肉身,直抵精神层面上的交锋,任敌千军万马,我自一音而破,你师傅其实只是偷走了《阳之章》,独奏孤阴阳胜,只有阴阳和弦,才能把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怪不得小子见前辈身无寸铁…”

钟道临闻声瞳孔猛缩,伸手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原来梦剑之名是由此而来!”

凌浩然吓了一跳,不知是骇然还是欣慰的喘出一口粗气道:“百年来你小子还是第一个未见到老夫出手便能把握住梦剑神髓的人,宫、商、角、徵、羽,阴阳双变宫商,再好的宝剑又怎能比得上以音为剑,以神驭剑呢,那抠门老道也真有服气,不像老夫收的两个不肖徒弟,一个整日不学无术,另一个…!”

凌浩然说着说着猛然话头一顿,语气有些犹豫道:“叶…叶儿临走,有没有说过什么?”

钟道临默然的摇了摇头,沉吟半晌才落力摇头应道:“叶兄今生无悔,只是在临走之时对勃尼似乎有割舍不断的深情,与苍天约定来世续缘三百年。”

“孽障啊,孽障,是老夫害了红儿…是老夫害了叶孤啊!”

凌浩然摇头长叹,两行浊泪涌出,悲切道:“自古情关难过,叶孤却能断情就义,要不是老夫当年当断不断,也不会让叶儿蒙受三百年委屈,沉冤而不得昭雪,三百年啊,为师又怎能不明白叶儿承受的苦痛…三百年啊!”

钟道临见凌浩然一副追悔莫及的沉痛之情,也不愿问起他们师徒与勃尼仙子单瑶红之间的恩怨情仇,忽然发觉仙鹤开始收翅朝下俯冲,赶忙稳住身形,眼光透过薄雾隐约见到云下石林间显现出了一片空地,十几个手持宝剑的女人似乎正在演练剑阵,叉开话题问道:“前辈,咱们到了吧?”

凌浩然似乎并没有从悲痛中缓过气来,无力的点了点头,颓然道:“老夫就送你到这里了,九鼎关乎正道沉沦,望你好自为之…老伙计,咱们回去!”

说罢伸手一拍仙鹤的长脖,白鹤欢鸣间伸展双翅,扭平身子又重新朝云头斜窜而上,钟道临见凌浩然的神色悲戚也知道安慰无用,只得拱手叹了声“保重”,脚尖一点从白鹤背上腾空而起,翻身朝下界降去。

伴随着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钟道临头下脚上的朝空地旁的一处石岩俯冲一段,眼看就要撞上,立马扭腰翻了个跟头,稳稳立于石岩之上,脚下便是玉虚峰了。

一阵孤凄悲凉的笛声传来,钟道临昂首望去,舞翅盘旋而上的白鹤驮着盘坐其上的凌浩然,穿过云头,渐渐消失,只有那如泣如诉的笛声,仍旧穿云透雾,隐约去远。

钟道临如今脚下的山峰,相传为玉皇大帝的妹妹玉虚神女居住的地方。

传说当年玉皇大帝见昆仑山雄伟高大且离天庭很近,便在昆仑山顶修建了一座轩辕行宫,玉帝的妹妹玉虚得知后,很不服气,说玉帝霸占的地方太多了,不仅占了天上,还要把地上的好地方也据为已有。

玉帝没有办法,只好把其中的一座山峰让给了玉虚。

玉虚便在这座山峰上为自己修筑一座冰清玉洁,俏丽奇美的行宫,而且经常带着众姐妹到此游玩,所以,这座山峰就叫玉虚峰。

钟道临所处的是玉虚峰峰巅唯一的一处可以看到绿色的地方,玉虚峰海拔两千余丈,这个高度超越雪线,越往上越冷,终年积雪不化,只有这个被山岩凸峰包围着的山坳地,冷风因被周围山峰挡开,且多地热温泉的缘故,才蕴含着罕见的绿意。

此地奇峰峭拔,洞穴幽深,山坡谷地生长着虎爪耳草、绿绒蒿、蚤缀、马先蒿等高原冻土植物。山上摩崖石刻钟乳千姿百态,如峰如颠,如塔如佛、如花如瀑、如林如笋而各具神奇。

空地上的那些女子见钟道临这个陌生人从空中降下,都是远远的提剑戒备着,互相交换着探询的目光,可能是她们刚才看到钟道临是跟凌浩然一起乘仙鹤来的,见凌浩然独自离开,尽管有些局促疑惑,却没有对钟道临表示出明显的敌意。

钟道临拍了拍沾在身上的雪花,轻松的朝这些人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朗声笑道:“峨眉天道门钟道临不请自到,特来拜见紫霞师姑!”

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场上每个人的耳朵,不着痕迹的露了一手。

一阵慈祥的笑声传来,钟道临举目望去,就见一位鬓角雪白,手持藤杖,慈眉善目的老婆婆,正从一旁的石笋后走出来,手中拐杖一顿地,笑呵呵的冲钟道临眉开眼笑道:“那个只有你们师徒两人的小门派就不用报名了,怎么想起来到这里来看我这个老太婆了?

“呵呵,婆婆说笑了!”

钟道临知道紫霞跟自己师傅醉道人有兄妹之义,说话间也亲切许多,笑嘻嘻道:“晚辈恰好路过昆仑,光是听师尊提起婆婆法术绝伦,巾帼不让须眉,想起一直未曾与婆婆蒙面,未免遗憾,这不是特地来给仙姑请安嘛!”

“去,臭小子尽是拿老太婆逗乐!”

紫霞似慢实快的走到钟道临身旁,在他肩膀上虚打了一巴掌,佯怒道:“那老头恃才傲物的很,眼睛一向长在脑门上,除非是做贼心虚被现场抓住,才不会这么称赞别人,你小子究竟所为何来?”

钟道临脸皮早就跟着醉道人练出来了,被人当场揭穿同样面不改色,打哈哈道:“仙姑真是明白我师傅,咳…小子这次来嘛,除了向婆婆问安,还有就是顺路来看看义妹钟蓝,多年未见,不知道蓝儿这些年如何了!”

紫霞收起笑容道:“蓝儿现在正在行功关键的时候,最怕外力打扰,恐怕你这次是见不到了。”

钟道临疑惑道:“行功?难道刚才不是婆婆跟蓝儿正在抚琴么?”

紫霞点了点头,眉头大皱道:“可惜蓝儿功力不纯,杂念太多,差点走火入魔,刚被老身固住灵神送到寒床上修养,一时半刻恐怕醒不来,你不如多待上些时日,到蓝儿苏醒过来就没事了。”

不远处围着的那十几个女弟子窃窃私语起来,被紫霞扭头的一个凌厉眼神给制止住了,钟道临没有注意到紫霞扭头后的莫名眼神,只是遗憾的点了点头,咕哝道:“那就真的不巧了,蓝儿伤的不重吧?”

第一时间更新《第四校区-学校的解剖室》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腹黑帝凰

DC~夜

都市之极品异能

夜云澈

都市之逍遥剑仙

习惯忧伤

重生八零,辣妻致富忙

松鼠的耳朵

动漫男生托腮宠溺看表情包

我自听花

星恋之千年之恋

羽夜声谧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